泰迪白苗

C&B

[恋与制作人]不老魔女和孩子

执戈:

魔王版本点我 梗源微博,终于写完了……


※新年快乐XDD












Ver.李泽言












你是名不老不死的魔女,可于你而言,不老不死从来是一种诅咒。身边的人类最终悉数将你丢在人间,独留你对他们的墓碑遏制不住地哭泣。




当你意识到这一点之后,你便再也不与人类来往。




唯有眼前的小男孩是个例外。




“……我会把暂停自身时间的方法教给你。”这样一来的话,他也可以和你一样吧。




月光均匀地敷上李泽言的睡颜。已经太久没有见到人类的你忍不住伸出手,轻轻地去碰他的脸。




他是你在山间寻找药材时发现的,李泽言停止了整座山的时间,救下一只流血不止的野兔。




他是你漫长沉默的生命中唯一的希望,你从不敢问水晶球这个男孩将来是否会在你身边,你实在太过害怕得到否定的结果。




不知不觉中,你由指尖碰触李泽言的脸,转变为手掌。




眼前的男孩突然睁开眼睛。




你被他吓了一跳。李泽言的目光深邃得像是能直接看到你的心底。




与你对视几秒后,他口吻淡漠地开口:“你的手太冷了。”




“对不起……我这就——”




你连连道歉,慌张地把手收回。你的手刚离开离开他的脸颊,便被另外两只温暖的小手捉住。




从被窝里伸出手的李泽言表情有些不自在。




“我的话还没说完。”




“……嗯?”




他的温度不断流入你冰凉的手心,李泽言拉了拉你的手,打开被窝把你的手放了进去。




“泽言……?”




“待会热了自己抽走。”




语毕,小小的李泽言闭上眼睛,抱着你的小臂继续(装)睡了过去。












Ver.许墨












你看着面前的许墨,逐渐发起了呆。




从你第一次见到他——当时许墨还只是个孩子,你便对他几近完美的五官感到惊奇。他紫色的双瞳里虽然杂念不多,可只消眼底波光微动,便不知道会有多少普通少女被勾走了心神。




天哪,收养许墨的魔女——也就是你,会不会被人怀疑,你教了许墨媚术什么的啊。




“在想什么?”




见你自顾自想得出神,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许墨。许墨从座位站起,弯身用指尖抹去你嘴边的奶油。




奶油因此被转移到许墨手上,他见你还是没怎么回过神,便将手指放到自己嘴边舔去。




“嗯?!许墨?!”




直到许墨半开玩笑地再次靠近你,他的呼吸几乎与你的交织,你才猛然惊醒,吓得差点连人带椅子往后倒去。




在许墨忍俊不禁的笑声与帮扶下,你面红耳赤地坐回原位。




“咳咳,我说许墨啊。”好歹许墨是你从小养到大的,你的年龄又是许墨的十倍不止,只不过看上去年轻永驻而已,“你再这样下去,城里的姑娘怕是要排着队到我这个小破木屋门口提亲了。”




“为什么?”




面对许墨有些不能理解的表情,你恨铁不成钢地捏了捏手中的泡芙——这也是许墨去城里给城中人治病的归途中、买给你的:“你说为什么,长得又好看,医术也不错,性格呢也体贴周到。”




你已经收到城中的魔女代一家权贵交给你的信件了,你毫不避讳地将那封信推到许墨面前:“听说他们家女儿也很漂亮,和你也登对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让你意外的是,向来听你话的许墨看也没看信件一眼:“我要被你赶走了?”




“……啊?”




许墨的目光紧抓着你不放,而且还有那么一丝受伤的味道。你实在被他盯得有些不明所以:“许墨,你已经到了考虑结婚的年纪,你要是不喜欢那家千金的话,可以换——”




“不喜欢。”




他干脆直接地回答了你。




“……哦,好。”




你伸出手,想把被许墨推到一边的信件收回来:“那我去回个信。”




哪知,许墨同样伸出手,把手按在了信封上。




你捏着信封拽了两下,纸张纹丝不动。你也有些不痛快地抬头看他:“你怎么了?”




“如果是她们,以后不用告诉我。”




“好好好,下次给你找个与众不同的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自那之后,一贯温文尔雅、善解人意的许墨与你冷战了好几天。




你坐在自己的小破木屋门口,许墨已经三四天没回家了,你撑着脑袋对之前发生的一切百思不得其解。最后你坐着坐着,连日没有休息、哪怕用药丸也抑制不住的困意浮了上来。




你靠着门框沉沉睡去。




许墨从城中回来时,看见的便是你一手握着树枝,另一只手垂在身侧睡着的样子。




医药箱被随意放在门口。他小心地抱起你,等你在第二天醒来时,许墨正睡在床边。




冷战的尴尬也就此化解。起床后,你津津有味地打量着做早餐的许墨的侧脸,忍不住感慨一句实在是太好看了。




“是吗?”




将餐盘端上时,许墨俯下身,噙着笑意看着坐在原位你。




“是、唔……”




他抬起你的下颌,将你吻住。




唇齿间的缱绻让你产生了一瞬间的、被迷惑的错觉。




“早安。”




放开你时,许墨却轻描淡写。




“我会……一点一点、让你明白的。”














Ver.周棋洛














除了不愿意与同龄人接触,你最终又发现了周棋洛不同常人的地方。




他是一名吸血鬼。




看着抓住你的手、对你手中的伤口反复吮吸的周棋洛,你不得不借机打量起眼前的男孩来。金发蓝颜,皮肤白皙,精致的五官像是受尽了天神的眷顾。




不仅是吸血鬼,而且很有可能是吸血鬼中的贵族。




是因为……自闭,所以才被遗弃的吗。




你犹豫了一瞬,找到小刀在手上又划了一道口子。




你唯一没有想到的是,周棋洛的血统过于高贵。随着他年龄的增长以及你反复的供血,哪怕是强大到可以不老不死的魔女你,也渐渐无法抵抗成为周棋洛血仆的天性。




“棋洛……可不可以停下……”




你几近瘫软在周棋洛怀中,他咬住你脖颈的动作停了停。




等他眼中的猩红终于退散,他才慌张地扶住你:“怎么了?是不是我……”




大汗淋漓的你摇了摇头,周棋洛当即明白了一切。


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


“其实,你可以找其他姑娘的。她们之中很多人愿意成为吸血鬼的血仆。”




现在的周棋洛已经可以与人交流,不仅如此,他耀眼的金发和出众的相貌使他经常被簇拥。你觉得这也不错,毕竟周棋洛有他自己的轨迹要走。




“……不想碰她们。”




出乎你意料的是,周棋洛扭过头去:“我只喜欢你。”




“只喜欢我的血吗?”




你轻轻笑了笑,其实你并不介意这件事,你深谙与天性对抗的困难。周棋洛却像被什么击中了一般。




过了几天,你听说了有吸血鬼贵族的仆从来到这里的消息。




“家族的人都在等待您的归去。”




周棋洛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黑衣人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


“您完全不必为区区魔女……”




“你说什么?”




湛蓝的双眼突然翻转成红色,高贵而冷酷的目光让被他单手拎起的黑衣人不寒而栗:“在、在下失言……”




面对黑衣人的恐惧,周棋洛反而轻巧地笑了笑。




“现在才这么说,是不是有点晚?”




直到周棋洛踱步回家,你依然不会知道,那个一直在你面前干净单纯的周棋洛,也会有如此阴鸷的一面。


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


他推开房门。你正好在调制蔬菜汤。




自然而然地,周棋洛从背后抱住你。




你对这个姿势也再熟悉不过,便提醒他不要咬得太紧,火候很快就要到了。




你背后的人久久没有发出声音。




“棋洛?”




“……我是因为喜欢你,才喜欢你的血。”




这一次,他咬住你的颈窝,却并没有用牙齿咬破皮肤。你直到几秒后才明白,那是一个吻。












Ver.白起












白起被你捡回家还没几天,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倒是被你包扎了几轮。




你又无奈又头疼,一边帮白起上药还要小心不碰痛他,嘴上还要耐着性子问他为什么打架。




“他们因为你是魔女,就说你的坏话。”




沉默了好久,小小的白起终于被你挤出了一句话。




听到缘由的你愣了愣,而后摸摸白起的脑袋:“难道你要把全世界说我坏话的人打一遍?”




“对。”白起蹙着眉头,完全不像是开玩笑。




你又好笑又无奈,只好再度揉他的脑袋:“我的意思是,以后不许再因为这种事情打架了。”




语毕,见白起还是满脸不乐意的样子。包扎完伤口的你弯下身,啾了他一口。




果然,小男孩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烧红的起来。从那之后,白起负伤回家的次数明显减少。




时隔多年,你难得而久违地帮白起包扎伤口。你不禁想起白起小时候的趣事,便一边包扎一边调侃他。




“……那是因为当时喜欢你。”




“嗯?”白起的直球让你拿药的手差点一抖,“你的意思是什么,现在不喜欢了吗。”




“现在的喜欢,和原来有些不一样。”




白起倏然伸手,正在他胸前上药的你被他拉近了一大步。




你就那样猝不及防地、被他轻轻吻了吻。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570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