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迪白苗

C&B

鱼子没有酱:

Psychosis


文/鱼子酱


Section 5


伯贤继续说道,“我在去收集报告的的路上不小心跟一个女生撞上了,那个女生看到了这个报告上的人跟名字不一样,她就跟我说了,她说,刘莳筠在他们学校特别有人气,追他的男生也不少,其中就包括死者王剑明,有一次刘莳筠在宿舍自慰,然后他们班有一个女生跟刘莳筠一个宿舍,那天正在上课的时间,她那个同学来例假了,就回宿舍拿东西,本来以为上课时间里面没有人就进去了,结果就看到了,当时把她同学吓得整个人都惊了,差点昏倒在宿舍。这件事情闹得整个学校乌烟瘴气,从那以后刘莳筠就不常来学校上课了。”伯贤又指着刘莳筠报告上面的资料,“你们看,刘莳筠报的的专业是表演系跟我所推测的完全一致,一般表演性人格障碍的人都有着夸张的动作和肢体语言,把他们放到表演系是再合适不过了。”
灿烈点了点头,“世勋,你搜一下有没有刘莳筠表演的视频,我们先确认一下他的真实样貌。”
世勋一边拿出电脑,一边说道,“得嘞。”
“奇怪了,这个体检报告的照片怎么会跟本人的不一样呢?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?”伯贤突然问道。
“是有些奇怪,如果说是校方弄错了,那是不是也太勉强了,学生的个人资料这么重要的东西也能弄错?”钟仁说道。
“你的意思是?”灿烈看向伯贤问道。
“我估计跟那个班主任脱不了干系,在办公室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有点不对劲了。”伯贤笃定。
灿烈想了想,“明天把那个班主任请过来审一下。”
“找到了,这是C大在校庆的时候表演的视频。”世勋把电脑展现在大家面前。
伯贤一边看着视频一边说道,“你们看刘莳筠的表情、神态明显比其他人演的还要夸张一些,还有他的肢体摆动的幅度明显比前面几个要大很多,好像要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他这里。”
灿烈说道,“世勋,你去申请搜查令,我们明天去学校搜一下。”
世勋说,“行。”
钟仁看了一眼表,“时间也不早了,等世勋申请完搜查令我们就回宿舍吧。”
伯贤伸了个懒腰,“哎呦喂,干这一行真是不容易啊。”
灿烈瞄了伯贤一眼说道,“不行的话就赶紧退出,现在举白旗还来得及。”
伯贤忿忿地说,“谁说我要放弃了!我边伯贤从来不知道放弃怎么写!”
“文盲。”灿烈淡淡说道。
“去你的文盲!”伯贤说道。
“哎呦喂,两个小祖宗哟,麻烦你们俩消停一会行吗,我这还有一份报告还没审完呢。”钟仁双手合十诚恳的说道。
伯贤惊讶,“你怎么还有报告。”
“我也很无奈啊。”钟仁看着电脑说道。
“麻烦您,赶紧帮钟仁找一个助手!”伯贤学着钟仁双手合十请求道。
灿烈突然微笑,走到伯贤旁边,弯下身子说道,“那你怎么报答我”,然后用手勾起他的下巴,“以身相许吗?”
伯贤瞬间涨红了脸,心脏跳得很快,跳开,大喊道“去你的!滚犊子!离老子远点!”
灿烈大笑,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着玩手机。
伯贤双手护住自己的胸口,默默地走到钟仁的旁边,小声问道,“他...经常这样吗?”
钟仁托腮认真的想了想,“嗯...一个月总有那么二十几天,时不时的发作,你懂的。”
伯贤一脸惊恐的看着钟仁。
世勋走进会议室,“行了,明早来拿就可以了。”
“走喽,回家喽!”灿烈满面春光的走了。
世勋悄悄的走到钟仁旁边问,“灿烈他怎么了,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。”
钟仁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嗯,很多!”走到伯贤旁边,“走吧!”
伯贤看着钟仁,有点呆滞,“嗯,走。”
世勋喊道,“你们等等我啊!”
宿舍——
灿烈站在客厅向房间方向喊道,“都出来了,开个会!”
伯贤、钟仁、世勋懒懒散散的走到客厅,瘫在沙发上。
灿烈无视他们的动作,“明天我们主要的任务就两个,第一是审问那个学校老师,第二是去学校逮捕嫌疑人。”
“明天我们最好是先把那个老师请过来审问一下,要是有问题的话就把他留在局里,我们去学校搜查,如果没问题的话,就让他跟我们一起去学校协助搜查。”伯贤说道。
灿烈点了点头,“可以。”
“亲爱的朴灿烈警官,请问您还有事吗,没有的话,我要去回去继续审那篇报告了。”钟仁坐直说道。
“有。”灿烈说道。
“说”钟仁又瘫倒。
“我饿了,你们谁做个夜宵给我吃。”
钟仁突然坐起来,走掉,“我去审报告了!”
“我好像听见我手机响了!”世勋站起来说道。
灿烈一脸微笑的看着伯贤。
伯贤看了看走掉的两个人,然后看了看灿烈,“我...我只会做方便面加鸡蛋。”
灿烈微笑的点了点头,“谢谢!”
伯贤垂头,一脸生无可恋的走进厨房。
十分钟后——
伯贤端着一碗刚刚煮好的方便面走出了厨房,放到了灿烈面前,“今天多放了一个鸡蛋,你吃吧。”
灿烈尝了一口,“好吃。”
伯贤笑了出来,“当然喽,饿了吃什么都好吃”
灿烈愣了,他看着伯贤的笑脸一直发呆,怎么感觉他笑起来还挺好看的。
伯贤拍了拍手说道,“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,朴警官你好好吃,我先回房间了。”
灿烈回过神来,脸上带着一丝笑意,吃着方便面。
房间——
伯贤瘫倒在床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,想到了灿烈勾起他下巴跟他对视的那一瞬间,他的脸又不争气的红了,伯贤甩了甩自己的脑袋,控制自己不去想那些事情。
妈,你在那边还好吗?伯贤想着。
翌日——
CIB——
灿烈跟一位身穿警服的男子说道,“你派人去学校把王剑明的班主任给我请过来。”
“好的。”
“世勋,你去把搜查令给取过来。伯贤、钟仁你们俩准备一下等会审问那个老师。”灿烈转过身嘱咐道。
“是。”三个人齐声说道。
十五分钟后——
“朴警官,人已经请到了现在在审讯室等着。”
“行,我们马上过去。”
世勋、伯贤在审讯室里,钟仁、灿烈则在监控室守着。
“老师你好,应该还记得我吧,我是参与王剑明案件的警官,我姓边。”伯贤说道。
“我记得你,你这次找我来有什么事吗?”老师显得有些紧张,扶了一下眼镜。
“你们学校有没有一个叫刘莳筠的学生?”伯贤问道。
老师眼神有些飘忽,再次扶了一下眼镜,“我们学校的学生这么多,我怎么能记得住呢,你说是吧。”
“老师麻烦你搞搞清楚,你现在是在警察局,不是在学校,你说的所有话,我们这边都会做一个记录,如果有任何不符合事实的地方,这可都属于违法行为,如果严重的话就会涉嫌伪证罪,我们是可以追究你刑事责任的。”世勋说道。
老师笑了笑,“警官,麻烦你不要吓唬我行吗?”
伯贤微笑的说道,“根据我的观察,刚刚在提到刘莳筠的时候你的眼神明显不敢跟我们对视,而且手习惯性的扶了一下你的眼镜,腿还在不停的抖动来缓解你现在紧张的感觉。我再把刚刚吴警官的话说的详细一点,根据我国现行的《刑法》的第三百零五条规定,在刑事诉讼中,证人、鉴定人、记录人、翻译人对与案件有重要关系的情节,故意做虚假证明、鉴定、记录、翻译,意图陷害他人或者隐匿罪证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;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您看,您符合哪条?您应该不想因为来做个笔录,就把自己的后半辈子都给赔进去吧。”
老师脑袋上冒出了丝丝冷汗,“行,我说,我全都说。”
世勋笑了笑,对着旁边做笔录的人说道,“记录。”
To be continued.

评论

热度(3)

  1. 泰迪白苗鱼子没有酱 转载了此文字